红皮书

或许可怕的不是死亡本身。
而是我们所期待的,每个正在陪伴着我们的人终有一天都会渐渐爱上双眼,再也没有任何回应——无论如何呼唤,哭泣。
总之那个人是没有办法再吃到他最爱的食物,没有办法再拉着你的手。
更为遗憾的是分明那些他陪伴着我们的时候就在昨天。
是真真切切的昨天呀。

评论